这三年,国际社会盛赞习近平从严治党铁腕反腐

中国军舰南海与美舰通话:未来几天与你一起航行|切斯劳维尔|战舰

原标题:南方传媒掌舵人王桂科: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

南方传媒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跨媒体内容提供商和运营服务商,广东文化强省建设的主力军,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主力军,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战略投资者。

每一次伟大的变革和突破,总是源于一个最初的梦想,凭借齐心协力的汗水浇灌与百折不饶的坚守,迎来这个梦想所憧憬的图景。

2016年2月15日,这一天,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传媒”,股票代码601900.SH,南方传媒)经历了8年的漫长努力、期间跨过两次IPO暂停的考验,终于登陆上海主板。这意味着,广东省级文化企业整体上市实现了零的突破。

回望颇为波折的上市之路,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南方传媒董事长王桂科充满感慨地说:“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王桂科拥有丰富的新闻出版、广电传媒从业经验,见证了我国经济增长之下文化产业兴起的滚滚浪潮,主导了南方传媒从股改到上市的一次次关键战役。

中国正走在文化强国的大道上,如何弘扬中国文化,如何让中华文化影响世界,是每一个文化从业者的职业使命。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这是王桂科对南方传媒的角色定位。而回顾王桂科此前的从业历程,他的角色经历了多次转变,“从一个读书人、买书人,变成了出书人、卖书人”,从一位普通公务员,成长为一个拥有130多个子孙公司的文化集团掌舵人,而随着南方传媒的上市,他也迎来了人生的新阶段。

作为广东省级首家文化整体上市公司的掌舵人,南方传媒今后将如何谋篇布局,如何迈向新的辉煌,是王桂科思考的崭新命题。

“上市是公司成长的新机遇,对公司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王桂科说,“我们将努力把公司打造成世界一流的跨媒体内容提供商和运营商,并成为建设广东文化强省的出版主力军、中华文化‘走出去’的生力军、中国文化产业的南方出版基地和重要战略投资者,打造立足广东、面向全国、辐射海外的中国最具活力和成长性的出版传媒企业。”

「“省级新闻出版第一股”」

时代周报:在传媒业遭遇寒冬的大背景下,南方传媒“十二五”时期主要经济指标显示,实现净资产、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数据年均增长10%的增长目标,其中净利润从2011年的2.4亿元增长至2015年前三季度的4.02亿元,成功之道是什么?

王桂科:我一直相信,寒冬只会吓倒弱者,但对于勇者和有准备的人来说,寒冬也充满了机遇。南方传媒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我认为有两点原因:其一,是我们一直坚持走市场化路线,坚持改革创新思路,提出“四抓”:抓战略,洞察未来趋势;抓重点,推动全面发展;抓关键,突出产业格局;抓创新,拓展成长动力。

另一方面,我们以登陆资本市场为契机,以数字化转型为突破口,建立了产业发展的三个链条,即打通教育产业链条、构建多元一体化产业链条、打造数字出版链条。紧抓主业发展的三个维度:提升效益,解决吃饭问题;打造精品,体现担当责任;扩大市场占有率,抢占江湖地位。

时代周报:从股改到上市,南方传媒经历了8年淬炼,这8年之中,你觉得有哪些节点的变革对南方传媒是有决定性意义的?

王桂科:回首8年的上市路,我想到一句诗,“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广东省出版集团于2008年启动股改,2009年底成立南方传媒。2011年7月,由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批复整体上市,同年开展上市辅导。2012年10月,中国证监会正式受理我们上市申请的文件。其后,我们经历了两次IPO暂停,南方传媒的上市之路也受到影响,现在南方传媒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我们深感上市目标的实现来之不易。

但这8年,也给南方传媒带来宝贵的财富。上市就像一座灯塔,它激励我们不断深化改革,锐意创新,追求卓越。8年来,全集团同心协力,不断完善南方传媒法人治理结构与运营机制。同时,我们不断推进转型升级,各项经济指标保持稳定快速增长,成为省属文化企业业绩增速最好的单位。这些成绩与集团每一个员工的努力密不可分。

时代周报:南方传媒成功上市,有什么战略意义?

王桂科:南方传媒1月19日拿到中国证监会的上市批文,省委宣传部勉励我们要做“文化粤军的领跑者,创新发展的新标杆”,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总书记说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广东的文化产业一直以来在全国领先,这一次南方传媒登陆A股,标志着文化和金融的结合,标志着广东未来新闻出版事业在文化产业上可能会迎来新的晋级——就是用资本的力量、金融的杠杆来撬动广东文化事业进入繁荣发展。

南方传媒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跨媒体内容提供商和运营服务商,广东文化强省建设的主力军,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主力军,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战略投资者。

时代周报:你刚刚提到了资本市场的力量,南方传媒上市之后,将如何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

王桂科:资本的力量很强大,这是我们已有的共识。南方传媒要抓住登陆A股这一战略发展机遇期,以金融之风帆扬文化产业之大船,在新一轮传媒变革中迎难而上。

我们要学会拥抱资本,善用资本,特别是建立规范先进的资本运作思维和模式。上市后的南方传媒将拥有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平台,一方面,要转变资本运作方式,另一方面,我们也设想拥有更多的金融平台,如投资公司和投资基金,打造股票、债券、银行融资等资本运营平台,建立多层次、多类型的投融资体系。

时代周报:南方传媒上市后,会不会推出管理层员工股权激励计划?

王桂科:对此,中办(2015)50号文有精确的政策指引。推进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这是我们深化改革的一部分。我们将在各方面条件成熟时探索对企业负责人和重要骨干实行与任职岗位及其业绩相联系的股权激励试点,实现员工与企业利益高度统一,来激发企业的活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转型不一定活,但不转型一定死”」

时代周报:数字信息技术日新月异,深刻改变着传统出版业态,你如何看待这一轮数字革命对出版业的冲击?传统出版行业应该如何调整和突破?

王桂科:数字信息技术来势汹涌,看起来大有横扫传统纸质出版之势,但科技与文化的融合又极大地丰富并改变着出版业态,也催生了越来越多的新产品、新业态。比如Kindle与纸质书、互联网与纸媒、网络书店与实体书店的竞争。

我们很早就明确一个观点:转型不一定活,但不转型一定死,谁进化,谁生存。

具体到数字转型方面,我们一是布局内容数字化,将内容进行数字化处理,数字化运作,形成标准的数字化模式;二是生产数字化,其中最重要的是数字印刷,这将给出版社和报刊业生产流程与商业模式带来颠覆性的变化。

具体而言,一是建设数字内容平台,比如我们已完成“孙中山全媒体数据库”建设。二是建设数字出版平台,我们已经出版3万多种电子书和10余种PC端电子杂志、手机报。三是建设数字服务平台,集团自主研发的电子课本平台已成功应用于粤版教材,中小学生英语口语智能学习与测评平台已进行商业化运营,出版物电子商务平台即将投入运行。

时代周报:在教育出版方面,随着新技术革命的爆发,纸质课本和材料向数字产品和学习服务的转变必将发生,例如英国培生集团花费了数十亿英镑收购数字教育领域和新兴市场的企业。南方传媒在教材教辅板块有没有类似规划?

王桂科:技术革命对教育出版行业的影响已经产生,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世界级出版集团采取了一些举措,培生的运作模式是具有生命力的,目前它的数字出版业务比例已经超过了其全球总收入的50%,且这个比例还在进一步提高。

在未来的规划中,我们提出了要建设“教育出版工程”。其中包括了推进教材、教辅的数字化转型,建立一批使用数字化教材、教辅的实验学校,探索数字化教材的编辑、出版和发行的新模式。我们还利用云出版、云教育、云阅读、云媒体、云终端这“五朵云”重点项目,搭建面向各类受众的数字教育资源平台,构建数字化全媒体终身学习资源库,为各级各类学习提供统一接口,实施一库多平台功能,全面支持各类终身教育。

时代周报:南方传媒有志做世界一流的跨媒体内容提供商和运营商,其自身的特点和潜力在哪里?

王桂科:这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我们是要在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的同时,做强做大自己的产业规模。另一方面,在精品出版理念的指引下,我们旗下各出版单位不但要有量的规模,更要有质的提升,既要有“高度”,也要有“高峰”。

南方传媒运行六年来,各业务板块发展均衡,效益稳步提高,发展潜力凸显。现在我可以说,我们有了成熟的管理理念,有了良好的企业文化,有了解放思想的员工,南方传媒的重点布局将更趋合理和完善。在出版物的打造上,公司一直注重四轮驱动:即主题出版、重点出版、品牌出版和教育出版并行。我们所有业务,都不离出版主业的转型升级。

「融合与未来」

时代周报:对于媒体融合,你的看法是什么?南方传媒已经推进到哪一步了?

王桂科:有人说:“传统媒体业已经不能单独成业,传媒业成为互联网生态系统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再不做媒体融合就落伍了。

2015年4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指明了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的融合方式和发展方向。从产业和市场方面来看,我认为重点是“立足传统出版,发挥内容优势,应用先进技术,走向网络空间”这几部分。

我们积极推动媒体融合、搭建资本运作平台,提出了“五朵云”重点项目,为实现多元发展夯实了基础。我们决定以“五朵云”项目为抓手,完成框架建设与整体布局,完成云平台整合,形成一体化的运作平台管理体制、组织结构、传播体系和商业模式。

时代周报: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改变了传统的内容生产和阅读形态,也给新闻出版传媒格局带来了深刻的调整。南方传媒是如何应对这一局面的?

王桂科:我认为,数字出版领域新产品、新业态对传统出版物、传统出版业态的蚕食必将进一步扩大,但受到多种因素特别是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影响,传统出版物、传统出版业态不仅不会消亡,其绝对数额还会进一步增大,传统出版仍然有一定的增长空间。新媒体、传统媒体两种业态仍会共同发展、长期共存。

2015年7月,股份公司下属子公司——时代传媒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为“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这是我们转型升级的一个体现。在新媒体领域,时代传媒目前实现了可喜的突破,不仅上线了聚合自媒体优质内容的“挖媒网”,还参与了新型阅读平台“立刻分享”。下一步,我们还将时代传媒打造成股份公司新媒体融合平台。

出版人的使命与担当」

时代周报:你在新闻出版、广电传媒行业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在这期间,这一行业经历的哪些变革令你记忆犹新?

王桂科:我在新闻出版、广电传媒行业工作了30多个年头,期间,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科技创新和资本市场对这一行业的变革持续不断,尤其是新一轮数字革命带来的颠覆性变革,惟适应变革、锐意进取,方能保证不被变革的浪潮所淘汰。

近年来,全国新闻出版业千帆竞发、百舸争流,但激烈的市场竞争阻挡不了行业的创新发展,集团、南方传媒作为广东出版的主力军,没有任何理由不做强做大。我们既要在传统领域拼实力,又要在数字领域搏速度,不进则退、不大则小、不强则弱,没有中间状态。

时代周报:作为资深的出版人,你怎么看待出版业的现在与未来?当下整个社会处于一个碎片阅读的时代,大家都上网、看手机了,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似乎少了。

王桂科:我们分析一下2014年世界各国人均读书量。2014年,俄罗斯人均阅读54本,以色列50本,德国47本,美国、日本45本,奥地利43本。中国人均阅读图书为4.35本。有多少人买书呢?以色列每年人均购书64本,俄罗斯55本,美国50本,中国平均每人每年购书不足5本,人家以一当十,一个美国人是我们10个中国人的买书量。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获得信息更方便,谁还读书?这样理解是错误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2013年一共读了139本书,每读完一本,他就在博客上贴出封面图片,并尽可能地撰写短评。遇到心仪的书,他还会专门写一篇长篇书评。

实际上,正是科技与文化的融合极大地改变并丰富了我们出版的业态。我们相信,不管业态怎么演变,书籍作为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责任就是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其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的文化本质和独立的人文品格不会被改变。

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慎海雄1月20日调研我们集团、南方传媒时亦指出,“书的形态、载体可能发生变化,但永远不会消失”,他坚信,“书,是永远的。只要文明在,文化在,书肯定永远在。”我们集团、南方传媒上下对出版传媒的未来充满信心。

时代周报:你一直强调南方传媒要有文化担当,请问这种文化担当的源动力来自哪里?你如何定义一个出版人的职业使命?

王桂科:我们的职业很特殊,有两大功能:一是文化的传承,二是文明的传播。出版人要有政治家的头脑、文化人的情怀、生意人的眼光,要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身处在这个职业,我感觉崇高神圣。

我们将遵循大企业创造大产品、大航母占领大疆域、大平台制造大影响的世界文化产业发展路径,建设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强势出版粤军,打造中国最具活力和成长性的出版传媒企业。这是我们的愿景和目标。

谈到我们的使命和担当,我们广东出版传媒人,要以传承岭南文脉为己任,传播文化知识为使命,为广东改革发展鼓与呼;借助资本的力量、金融的杠杆进一步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敢啃硬骨头,敢于闯难关,推动改革不断实现新突破。

中国军舰南海与美舰通话:未来几天与你一起航行|切斯劳维尔|战舰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